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殭屍島2|昔日呢喃



躲在鐵皮工廠裡,陳靜雅站在窗戶邊望著外面,迷茫的不知道看向何方。


陳勇博因為受了點傷躺在一個看起髒兮兮的墊子上休息,
睡著了而且看起來睡得也不是很安穩,眉頭緊鎖。
這種時候她也不可能一個人出去尋找物資...

離開了牆內每天要面對的就是下一餐會再何方,
還有數不盡的危險,有時候她都會懷疑「離開...到底對是不對?」


那個曾讓她厭惡的哥哥陳勇博,
在她說出要離開牆內時也跟了出來。
假憨厚,懂得左右逢源的他,在那看似平靜的牆內不是更如魚得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