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日 星期二

榭爾勒|初夏的恩典


《第一階段》那女人
1036年6月3日,早上11時。
自從公告命令發布下來之後,不乏的會聽到許多人對這首無前例,無條件交還戰俘的看法,甚至是有為此大打出手的人。
第三十六次海陸戰爭,雖然結束了,但佐拉兩度參入戰場,實在是很難忘記戰爭中所發生的事情,失去了父親和眾多同胞,老實說心中難免有口嚥不下的氣,包括戰爭中那嘲笑自己的女人。
想到此眼神略有微瞇皺眉,但不管如何,若這些都是女神的意思,上頭的命令,自己本身的這些私人恩怨,就只好先拋在一邊了。



「是說那女人叫什麼名字啊...」雙手緊握著,過了沒多久大大的嘆了口氣。
「唉,我想我還是再來確認一下團員有誰在負責護送名單中。」微微笑笑了一聲,正想要看表單的時候...
「嗯...嗯,我想我還是來先去找點吃的好了。」
把紙張放回桌上,站起身來把配劍的腰帶綁上,然後就離開了自己的房間往食堂的方向去了。

END





《第二階段》


1036年6月6日,早上5時。
天還沒全亮,第五軍團長寢室有個人醒來穿著睡衣坐在床上,若有所思的樣子盯著地板看。
該來的果然還是來了,該做的事情也是要盡責的去做。起身打開衣櫃把製服拿出來換上,拉出胸前的金鍊,再把掛在椅子上的外套批上,拉了拉臂章。
寵物白狐有點擔心的靠過來磨蹭腳邊,佐拉花了點力氣把FIVE抱起來。
「我沒事的,今天只是去執行一件任務。」
笑笑的跟寵物講著,但那抹微笑中微微藏著說不來的感覺,厭惡?興奮?都有吧,盯著寵物的雙眼慢慢轉為了冷靜。或許FIVE又給佐拉看見了什麼,才讓佐拉心境平復了下來。

門外傳來叩叩兩聲。
「佐拉團長,時間快到了,我是來提醒的。」
門外傳來了一名女性的聲音,講完這句話之後就先走了,可能是對方也有事情要辦吧。
「我該走了,好好看家喔!」把寵物放下,微笑著摸摸牠的頭。
往房門走去,外套隨著行走而隨之擺動,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在護送的行列當中,冷眼的看著這些被護送的戰俘,狼狽的樣子,狼狽...,眼神稍稍的軟化了些,然後又立刻回復了。
軍隊和戰俘皆上了軍艦上,前往洛斯達海島,前往那個自己失去許多夥伴與父親的地方。



經過一晚的航行,一行人終於到了洛斯達海島。
船艦停靠好,佐拉狼狽的走出船鑑,臉色蒼白的望著外面,並且深深的呼吸空氣。不習慣坐船的她,對於昨晚的航行一點招架都沒有,整晚多半的時間都沉著臉坐在一旁盯著戰俘,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非常認真,深怕戰俘有個差池。

「哈...陸地的感覺真踏實。」
踏上洛斯達海島的地面,彎著腰手撐著膝蓋,小聲的說了句心裡話。

面色好多的抬起頭來,看著戰俘一個個的走出船艦,
冷冷的用眼神述說著「多虧你們,昨晚可真精采了。」調侃著自己,因為這次任務,讓她又再次,再次的面對搭船這件事情。
從遠方已經可以看到人影,想必那些人就是海國派來接這些戰俘的吧!
隨著隊伍前進跟海國敵軍也越來越近,一眼掃過去,啊啊...

「那可恨的女人...」沒來啊。淡淡的以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了出來。
「團長你怎麼了?」團員好像聽到什麼,有點疑惑的看著佐拉面色沉重死死的盯著敵軍人馬,有點擔心的詢問。
佐拉停頓了一回兒。
「抬頭,挺胸」
「把我們身為軍人的威嚴顯現出來。」
佐拉跟著自己所講的做出動作來,並沒有回答剛剛團員所詢問的事情。一方面,她自己知道自己快分心了,藉著如此告誡自己。
「對面的那些人就是曾經與我們戰爭過的人,別忘了...死死牢牢的記住。」還有那該死的女人。
「不管未來是和平還是戰爭,永遠記得身為軍人的榮耀和責任。」
「我們是守護梵德雷的軍人。」說完這句話,佐拉身邊微微的有些雷電火光在閃爍。
「是,團長。」團員大聲的回答道,這一句,再次讓佐拉回覆冷靜,收起身邊的不安定因子。


經過一段時間,戰俘在緊張的氣氛之下回歸他們自己國家的軍隊中,軍中最上級跟對方簡單交談了一下,就宣布啟程回歸,眾人列隊有秩序的隊伍中,回到船艦上。
大家緊張的情緒好像一下子瓦解了,空氣跟著輕鬆了起來。


一人還是沉重的坐在那邊船艙邊的椅子上,一手撐著額頭臉色蒼白,微微冒著汗的看著前方。
「啊...好餓啊...」
半真半假的一句呻吟,一方面是真的有點餓了,一方面真的超不習慣搭船而不舒服。
看著其他人來人往的,佐拉心中只有「該死的,怎麼還沒到」船艦突然的劇烈搖晃,讓佐拉坐在椅子上,仰頭而後腦敲到牆壁昏過去了。

搭...搭船而已,算什麼。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