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0日 星期一

殭屍島|遺失的錄音筆



國小四年級,
小一屆的妹妹平常是跟陳勇博一起上下學。


早上第二節下課,一位看起來膚色黝黑又嬌小有活力的男生,像個孩子王一樣對著班上其他男同學說:

「哎,二號基地集合!今天一定要搶贏戊班那群!!!」一下子班上半數的男同學都興奮又衝動的都衝了出去。


班上的女生看著這群男生有點傻眼,然後又事不關己的繼續聊著自己的天。


陳勇博也跟在同學朋友們的後面一起跑去,心想,雖然自己對溜滑梯、盪鞦韆沒有特別感興趣,不過還是跟去會比較好吧!

短短的下課結束後他也跟其他同學一樣有點凌亂的回到教室中。
一回教室,有位比較熟的女同學跟他說,剛剛下課時間他妹有來教室找過他。








上樓去妹妹的教室找她,她滿臉憂愁的跟陳勇博說了些什麼,現在的他已經記不清了。

可這件事情在陳勇博的認知中大概挺嚴重的,回家後還是告訴了媽媽。

之後妹妹馬上就被媽媽叫去問話。
再看到妹妹時,她雙眼泛淚斜目看著陳勇博,一臉憤恨。

.
.
.
.
我…是做錯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