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殭屍島2|昔日呢喃



躲在鐵皮工廠裡,陳靜雅站在窗戶邊望著外面,迷茫的不知道看向何方。


陳勇博因為受了點傷躺在一個看起髒兮兮的墊子上休息,
睡著了而且看起來睡得也不是很安穩,眉頭緊鎖。
這種時候她也不可能一個人出去尋找物資...

離開了牆內每天要面對的就是下一餐會再何方,
還有數不盡的危險,有時候她都會懷疑「離開...到底對是不對?」


那個曾讓她厭惡的哥哥陳勇博,
在她說出要離開牆內時也跟了出來。
假憨厚,懂得左右逢源的他,在那看似平靜的牆內不是更如魚得水嗎?




陳靜雅想起當初跟陳勇博團聚後一起前往花蓮的場景就不覺得好笑。
雖然陳勇博看似沒用,卻不失是個很好使喚的人。
這麼評價哥哥,陳靜雅一點愧疚的心情都沒有,
在她看來這都是陳勇博該做的,而且這世上,陳勇博說不定也只剩下她這麼個親人了。

那時到了花蓮軍政府統治的新城牆內時,確實安逸了段時間。
陳靜雅和陳勇博不同程度上的都參與的部隊的操練和義務勞動,老實說陳靜雅她的身體素質真的很適合參軍,不輸同齡男性的力氣和體力、敏捷的身手,從這比起來她哥哥陳勇博真的還不如她。

但後來參與了兩年的義務役後,她對於從軍和這個新城牆內的牴觸卻也逐漸擴大。
直到她跟陳勇博離開了這他們在病毒爆發、活屍肆虐後難得的安生之地。

【剛到新城牆內時】

剛做完義務勞動後滿身大汗的陳靜雅回到了她和陳勇博暫居的居民樓小套間裡,本想滿腹怨氣的抱怨今天負責監管他們工作的人怎麼時,看到坐在書桌旁的陳勇博又在看上次從廢棄書店裡拿來的高中職升大學參考書...

「......,你不要太誇張,都什麼時候還想考大學?」
「看書的時間到不如拿去練體能,你看看你。」陳靜雅盯著陳勇博,雖然有點肌肉,身高也比自己高了一些些,但是瘦啊!也是,這世道,想吃飽也不容易怎麼可能會胖。

「就看看......」
「是是,高材生~」陳靜雅調侃了幾句到鐵架上拿條毛巾,拉了張凳子也坐在書桌旁邊。
「唉,要是以前,我們現在說不定也是大學生呢!」托著腮隨手翻了翻桌上那看起來破破爛爛的參考書,上面好像還有點血跡或是什麼奇怪的液體汙漬,一臉嫌氣的把書蓋上,頭轉向桌旁的窗戶向外看去。

糟糕的世界一樣沒變,只是換了形式。